新规剑指非融资性担保公司

发表时间:2020-04-09 00:00

当前非融资性担保公司良莠不齐,大量公司脱离了主营业务,从事高利贷、非法集资等非法活动。八部委联合发文针对的正是这一乱象,重点提示非融资性担保的风险。

  此前,许多地区已经对融资性担保公司进行了清理整顿,此次又对非融资性担保祭出利剑,显示出对担保行业进行整顿、防范相关风险的决心。据了解,非融资性担保公司是指未取得融资性担保机构经营许可证的公司,与融资担保不同的是,这类担保公司多从事工程履约担保、投标担保、租赁合同担保等,虽然这些担保公司不直接与银行等金融机构发生业务往来,但在银行发放项目贷款时,履约担保等有时却是重要的贷款条件之一。

  在我国信用体系中,担保公司承担的角色不可或缺,非融资性担保提供的业务集中在履约、工程支付、购买设备等领域,与企业的经营和现金流密切相关,而银行发放信贷的重要依据就是项目的运作状况。显然,在这种背景下,如果非融资性担保公司从事非法集资等行为,那么容易把与之业务关联的企业拖入泥淖,进而把这种风险传导到金融体系。在近些年担保行业爆发的案件中,非融资性担保公司也不同程度地参与其中,对其及时进行清理、规范行业发展势在必行。

  之所以诸多担保公司热衷于高利贷,这是源于经济领域中存在着大量的民间融资需求,这从影子银行庞大的规模中可见一斑。部分非融资性担保公司为了逐利,在从事主业之外,另一只脚已经进入了民间借贷的泥潭,这无疑把其自身的业务风险与高利贷捆绑在了一起。有的则纯粹“挂羊头、卖狗肉”,从成立之初就是打着担保的幌子,从事高利贷和非法集资行为。而在其注册成立时,门槛又极低,因此其风险的积累与爆发方式与融资性担保公司如出一辙。

  特别是,经历温州、鄂尔多斯(7.650, 0.19, 2.55%)等地的民间融资资金链断裂后,近几年股市不振以及煤炭等行业的波动较大,许多涉足高利贷的担保公司资金链出现了问题,在最终投资端缺乏利润来支撑融资链条的延续后,风险最终浮出水面,甚至对地区经济秩序和信用体系产生了冲击。

  从某种意义上说,从事非法集资、非法理财的担保公司本身就是一个风险源头,且这种风险容易沿着担保链条向外界递传,而与普通的民间融资行为相比,担保公司的高利贷行为风险更大。因为这样的担保公司一头连着集资链条,一头则是包括企业甚至银行在内的担保链条,会出现风险的交叉传导,进而再通过各个环节对外发散,放大蝴蝶效应。这在2011年温州民间借贷危机和郑州担保业挤兑风波中得到明显体现。

  在我国担保行业成长历程中,各类担保公司是小微企业发展的伴侣,融资类担保公司在破解小微企业融资瓶颈上作用显著,非融资类担保公司则是小微企业在招投标以及业务往来上的重要伙伴和支持者,如果其自身发生风险,不仅起不到担保和完善我国信用体系的作用,反而会对信用环境造成一定程度的破坏。

  近日,银监会提出,将首批试点3至5家民营银行业金融机构。从长远来看,随着民营金融机构的出现以及利率市场化的推进,我国的民间融资规模会出现压缩,利率会趋向均衡,相应地担保公司投机的风险会加大。  眼下我国民间借贷的利率仍然高企,根据温州市金融办监测的数据显示,1月3日温州地区民间借贷综合利率指数为19.64%(即平均月息1分64)。在相对高利的诱惑下,许多担保公司仍有脱离主业从事民间借贷的动力,事实上有许多已经异化为有着非法集资行为的资金掮客。在此前温州等地的民间借贷潮中,担保公司也是主要的参与主体,是影子银行的组成部分之一,在一些地区其规模甚至已超过融资性担保公司。

  正因如此,此次通知不仅要求各地对非融资性担保公司进行集中清理规范,还规定了时间范围为至2014年8月底。有专家建议,在整顿清理后,还需警惕有的异化的担保公司向地下转移,将非法业务从明处转到暗处。鉴于担保公司在过去已经出现了野蛮生长,且经过多轮整顿后依然鱼龙混杂,需要在担保公司注册成立时就提高门槛,且在其业务经营中引入必要的监管,加强对其风险的监测。对于已经出现风险苗头的公司,则需摸清企业的风险状况,防范风险对外扩散,并设计缜密的风险处置预案。


分享到: